私募基金GP+LP投委会模式的可行性分析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21日 / 来源:思纬网络 / 浏览194次
导言
基金合同中经常会强调投资决策委员会(以下简称“投委会”)为私募基金的最高决策机构,不同形式、不同结构的投委会直接决定了基金整体的投资策略和业绩。目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里并没有明确规定投委会的相关定义和权利义务,投委会的设立一般由基金自主设立。

公司型私募基金投资者作为股东行使投资决策的权利一般无可争议,但是合伙型私募基金的投资者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决策可能与《合伙企业法》相冲突,为此,本文在介绍投委会的基础上,分析合伙型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人投资者参与投委会的可行性。

一、投委会的基本含义
投委会一般为私募基金投资决策的最高决策机构,是非常设的议事机构,在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的前提下,拥有对管理基金的各项投资事务的最高决策权,负责决定私募基金的资计划、投资策略、投资原则、投资目标、资产分配及投资组合的总体计划。目前在我国,投委会由私募基金内部自行设立。 


二、投委会的构成
合伙型私募基金投委会的构成主要常见以下3种模式:

1、单独GP模式:即投委会皆为GP(一般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委派的人员构成;

2、GP+外部专家模式:即投委会为GP(一般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委派代表和外部投资专家共同构成,以弥补GP投资决策能力的不足。

3、GP+LP模式:即投委会为GP(一般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委派代表和有限合伙人投资者(委派人员或指定代表)共同构成。

前两种投委会的设置较为常见,也比较符合《合伙企业法》上的规定。但在实务中,由于部分LP实力和主导力较强,或者由于GP出于募资的目的主动向LP开放投委会的席位,仍然存在GP+LP模式。对于GP+LP模式,由于《合伙企业法》明确规定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因此法律上存在一定冲突,下文会对该部分进行详细分析。 


三、投委会的职责


一般投委会的主要职责如下:

1、审批投资管理相关制度,包括投资管理、投资决策、交易、研究、投资表现评估等方面的管理制度。

2、确定基金投资的原则、策略、选股原则等。

3、确定资金资产比例或比例范围,包括资产类别比例和行业或板块投资比例。

4、确定各基金经理可以自主决定投资的权限以及投资总监和投资决策委员会审批投资的权限。

5、 根据权限,审批投资总监提出的投资额超过自主投资额度的投资项目。

6、其他根据基金合同赋予投委会的权限;





(图:基金公司业务开展流程图) 


四、投委会的议事规则
投委会一般人数为3-7人,原则上应为单数。常见的一般事项决策机制为简单多数决(过半数)、绝对多数决(2/3以上)和全票通过。

另外,还存在对于特殊事项设置特殊的议事规则,常见如下:

1、对于数额较大的投资,可能适用更严格的决策机制,比如投资金额超过基金规模20%以上的项目或者投资金额超过2000万以上的项目,应当经全体投委会成员一致同意;

2、对于关联性质的交易,也可能适用更严格的决策机制;

3、对于风险较大的交易,也可能适用更严格的决策机制;

另外有些投委会会赋予特定事项的一票否决权。 




五、GP+LP投委会模式的可行性分析
《合伙企业法》第68条规定了有限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的限制:“有限合伙人不得执行合伙事务,不得对外代表合伙企业。”仅有第68条规定的八种情形不被视为执行合伙事务。《私募投资基金合同指引3号》(“《合同指引3号》”)有同样的规定。对于LP通过合伙协议(基金合同)约定合伙型私募基金设立投委会,间接使得LP通过投委会的投票权而参与合伙企业经营管理,与上述法律存在一定的矛盾与冲突。但是,法融团队结合法理与案例,认为合伙型私募基金设置GP+LP(指定代表)投委会模式并非当然无效。

1、《合同法》52条第五款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无效的强制性规定应理解为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而违反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并非当然无效。区分效力性规定和管理性规定可以从以下角度出发:法条文义上明确“违反XX条无效”或者明确出现“禁止”、“不得”等字眼;或者也可以从法律法规保护的法益角度出发,如果保护的是国家利益、公共利益一般为效力性规定。民法的基本原则包括意思自治,合伙企业具有较强的人合性质,有限合伙人不参与合伙企业的管理经营的立法目的也是担心有限合伙人的责任与权利不相匹配,从这个角度出发,《合伙企业法》68条应理解为管理性规定,违反该条并不导致投委会的设置当然无效,而《合同指引3号》的效力层级为行业指导,更不会导致无效的法律后果。

2、在法院判例中也大多根据意思自治原则尊重合伙企业的投委会机制安排

(1)宁乡县人民法院(2015)宁刑初字第00710号被告人邱某某犯挪用资金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中,法院认为:上述挪用的资金没有经过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和风险控制委员会成员会议,且被挪用的资金系宁乡汉红企业合伙财产,并不是郴州汉红公司的财产,在合伙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之中,明确约定其使用方向、方式、方法、决策程序等具体事项,而被告人邱某某违反协议,挪用上述资金至其关联公司进行营利性活动;

(2)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1民终6636号秦皇岛市顺丰生态园有限责任公司与南京建信兴业投企业(有限合伙)委托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建信兴业企业形成尽职调查报告并报其投资决策委员会审核后,评议结果为审核搁置,同时通知顺丰公司如果能够消除相关瑕疵,仍可考虑重启合作程序,如申请退出合作,也将谨慎审视,给予妥善解决方案。由此可见,系建信兴业企业根据顺丰公司的实际情况先行停止了审核工作,并向顺丰公司提出退出合作的建议。

3、LP投资者通过投委会执行合伙事务的责任承担

《合伙企业法》第68条规定:“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不得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的下列行为,不视为执行合伙事务:(一)参与决定普通合伙人入伙、退伙;(二)对企业的经营管理提出建议;(三)参与选择承办有限合伙企业审计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四)获取经审计的有限合伙企业财务会计报告;(五)对涉及自身利益的情况,查阅有限合伙企业财务会计账簿等财务资料;(六)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利益受到侵害时,向有责任的合伙人主张权利或者提起诉讼;(七)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时,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八)依法为本企业提供担保。”

《合伙企业法》第76条规定:“第三人有理由相信有限合伙人为普通合伙人并与其交易的,该有限合伙人对该笔交易承担与普通合伙人同样的责任。有限合伙人未经授权以有限合伙企业名义与他人进行交易,给有限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该有限合伙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合伙企业法》第68条明确了有限合伙人的界限,超出界限的参与合伙企业经营管理的行为可能会使得有限合伙人从有限责任升格为无限责任。虽然LP投资者通过投委会行使表决权最终还是由投委会做出决定,但还是存在可能被认定为LP投资者参与投资决策经营管理的风险,而且可能因违反《合同指引3号》而被中国基金业协会拒绝相关私募基金备案。 




六、建议和小结
综上,GP+LP模式的投委会设计可能使得LP投资者承担无限责任风险和产生私募基金备案障碍,为了避免出现如上情况,法融团队对于投委会的制度设计给出如下建议:

1、在投委会之外设立投资咨询委员会,由LP投资者向投资咨询委员会委派代表,投资咨询委员会代表不参与合伙企业事务的决策,仅享有建议权和知情权。《合伙企业法》第68条的规定明确向企业提供咨询建议不视为执行合伙企业事务,但LP投资者的建议GP管理人一般也会参考;

2、LP投资者向投委会委派代表,但仅享有特殊事项的一票否决权,不享有其他的表决权,这样可以起到规避投资风险的作用,而由于不参与项目的投资决策则不需要因此承担无限责任;

3、LP投资者不向投委会直接委派代表,但是从GP管理人的内部人员中指定可以信赖的人员参与投委会;但该方法存在风险,可能在诉讼中该人员会被证明与LP投资者存在关联关系,而因此产生LP投资者承担无限责任的风险。

4、最后建议合伙企业在基金合同设计的过程中,与协会保持沟通,及时根据反馈意见进行调整。  (本文仅代表法融团队观点,供基金管理人参考之用,并不形成专业法律意见。)
联系我们
免费热线
400 88 33448
微信业务咨询
微信业务咨询
微信售后客服
微信售后客服
联系私募掌柜销售顾问
免费获取专属服务方案及报价

专业、合规,实力说话!

立即在线咨询